目前一カラ&おそチョロ
副推_瓶邪&花邪

有神奇冷CP
小杉x大雄&中川x兩津

歡迎點文和搭訕ww

【杉雄】情詩裡的告白

 

※哆啦a夢的出木杉英才x野比大雄,ooc有,慎

※高中paro


迎面而來的風吹亂髮梢,樹葉的窸窣彷彿夏日的低喃,伴隨蟬鳴鳥語的合奏化入一片寧靜。


「我欲、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


大雄手上的紙幾乎要往臉上貼,頻頻咬舌卻依舊認真念誦的模樣特別發人疼,出木杉含笑輕述:「大雄,結尾語調要往下沉,斷句的位置也要注意一下喔。」



「啊?什麼意思?」


「來,我教你。」


骨感細長的手指滑過粗糙的紙面,上頭到處可見塗改痕跡,又圓又小的字擠在空白處幾乎把紙張填滿。大雄上課的筆記看似凌亂,卻能見得細心與認真。


「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


「啊,原來是這樣念喔?」照著出木杉的音調反覆念了好幾遍,已經比最初進步許多,「我欲──與君相知,是這樣嗎?」



「嗯嗯,大雄念得很好喔。」


摸著額前的碎髮一臉羞赧,嘴邊的虎牙淺淺一露,出木杉不敢眨眼,深怕一個瞬間漏失了畫面。


細碎的光從葉縫撒下,在黑髮上成了一點一點的光圈,走廊的喧囂人聲,操場的球類彈地聲,耳邊的情詩低吟,幻化為最美的一首詩。


──我要和你相愛,一輩子都不會斷絕。



「出木杉可以把後面那段念完嗎?」


輕輕頷首後接下對方的紙,字句間夾雜私心,某些一輩子不會讓對方發覺的情感,格外沉重又心碎。「……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泫然欲泣的詩詞字字刻劃最美的情愛,卻是單戀的苦思。生死不渝的愛戀如果成了一種約束,他也不願破除這道堅籠。



吹亂的髮梢拂過英俊側臉,粗眉濃睫把出木杉的五官刻劃挺立,個性好腦子聰明體育也佳,簡直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大雄暗暗在心裡念,這種人怎麼可能會喜歡上他呢。



「大雄要念念看嗎?」


「……啊,好。」


明明該討厭他才對,等發現時已經深深愛上了。


這個溫柔的、完美的幾乎沒有缺陷的傢伙,坐在身邊陪他朗誦詩詞的同班同學,利用兒時同伴的關係來拉攏距離,只想多待在他身邊一會兒。



「乃敢──與君絕。」


──即使發生任何事情,我也不願和你分離

肩膀挨的那麼近,卻自以為是的拉開了心之距離。



「愚蠢的──盲目之人啊──」


有誰在說著。



end.



---

一年前寫的文了,時間過得好快


评论(8)
热度(84)
© 火火_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