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一カラ&おそチョロ
副推_瓶邪&花邪

有神奇冷CP
小杉x大雄&中川x兩津

歡迎點文和搭訕ww

【黃笠】手銬play

 

※朋友的點文兼生日賀文,人生第二次寫黃笠啊啊啊,ooc都我的

大你給我的不只是世界你給我的是宇宙 想看黃笠的三篇大概是 手銬 Kiss 還有R18前三秒 我好棒(自己說 你超棒(哭著說 



#手銬 #Kiss #R18前三秒

他躺在柔軟的大床上,難得一夜無夢,當笠松決定翻個身繼續享受睡眠時,手腕上的限制卻是弄疼了他,還伴隨著"匡噹"的金屬碰撞聲。


笠松在黑暗裡坐了起來,他發現旁邊的人也睜著一雙大眼看向自己,如果忽略那眼神裡有鬼。他試著將手伸向床頭邊的夜燈,還好這點還能做到,慢慢地昏黃的光線充盈,笠松總算看清楚自己的雙手發生什麼變化。



「給你十秒時間解釋。」

「前輩對不起啊啊──!!!」

「你還有七秒。」



黃瀨帶著一臉哭唧唧的表情聲淚俱下,他說自己回來晚了,想買點東西給前輩當禮物,剛好同事推薦附近有家新的商店,他進去逛了一圈,不知怎麼手上就多了這個手銬情趣玩具。他也搞不清楚狀況。



「白癡!被強迫推銷了不會拒絕嗎!」

「對不起!」但其實我也很想和前輩玩!這句話絕對不能說!

大概是剛睡醒也累了,笠松沒像平常那樣罵上半小時以上,他打了個呵欠,揉了揉自己一頭亂髮:「那就解開,明天拿去退,我就當沒這件事情。」



「其實……」心虛,特別心虛,黃瀨完全不敢說下去。

「勸你趁我罵人之前說。」

「其實我不知道把鑰匙丟到哪了所以大概明天得找鎖匠才能解開──」



笠松狠狠地抬高雙手由上而下猛K對方的頭,接著是左腳、右腳,然後是頭槌,身體之靈活彷彿手銬拴住的是黃瀨而不是自己。

「你明明知道沒鑰匙還拿來栓我!哈?」

「對不起!!我本來只是想偷偷實驗,結果真正用上去了才發現找不到老闆給我的鑰匙啊啊啊──前輩對不起!」

「那還不快找!」

「可是前輩你不是還在打嗎……」

「你不會閃開嗎!快找!」

黃瀨還在思索到底要先讓前輩打過癮了再去找,還是上演你追我跑一邊找比較好,想了想決定施行第三個選擇──先安撫對方的情緒,再好好找。



比如說這個不合時宜的吻,薄唇趁著對方毆打時湊了上去,少了兩手並行的運用,笠松連抗拒的反應都變得遲鈍,他被黃瀨吻了正著,從單純突兀的接吻成了熱切急迫的舌吻,咕啾咕啾的水聲縈繞在他們的耳膜邊,黃瀨含咬著對方的下唇,吸吮聲讓笠松尷尬地整張臉都炸紅了。

吻到最後是黃瀨先放開了對方,「前輩。」不知道為什麼,笠松就是知道對方接下來會講什麼,而他的臉繼續脹紅,就連昏暗的夜燈都能看出他的尷尬與窘迫。


「我知道你想要什麼,所以我也會給予你所希望的。」

「……白癡。」



為什麼他不抗拒?為什麼他順著對方的吻回應?為什麼他選擇裝睡?為什麼他明明知道那個鑰匙很重要,他還是選擇丟進馬桶裡讓流水沖走?


因為他想知道,黃瀨會怎麼對待自己。


當笠松被對方扒光身上的衣服前,他恍惚地想,或許自己才是最白癡的人。


END



评论
热度(17)
© 火火_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