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一カラ&おそチョロ
副推_瓶邪&花邪

有神奇冷CP
小杉x大雄&中川x兩津

歡迎點文和搭訕ww

【跩哈】信箋裡的告白

 

※給 @B4日安 的生日賀文///

OOC都是我的

---


to 醜疤頭

只有白癡會把水蛭汁整瓶倒入大釜裡,白癡。


to 馬份

要你管


to 醜疤頭

哦,看來下次他會想挑戰炸掉整個地窖呢。


to 馬份

有時間傳紙條 不如好好上課怎麼樣


to 醜疤頭

我就算單手寫字單手調魔藥都做得比你好。


to 醜疤頭

難不成是惱羞了?


to 馬份

已經下課了


to 醜疤頭

下課又怎樣,難不成你忙著去拯救那些愚蠢的葛萊芬多,沒時間寫紙條?


to 馬份

那就別費心和我聊天了 


to 醜疤頭

哦,回這些內容太簡單了,幾乎沒花我多少時間。


to 醜疤頭

疤頭?


to 馬份

你到底想幹嘛


to 醜疤頭

沒什麼,就是打發時間而已。


to 馬份

有這個時間倒不如拿來寫報告 石內卜不是出了很多功課嗎


to 醜疤頭

那個太簡單了,難不成你寫不出來?也難怪,畢竟葛來芬多的腦子都是用來裝飾的。


to 馬份

你能不能收斂收斂那張破嘴


to 醜疤頭

哦,我這不是用寫的嗎?


to 馬份

……聽著,我們這種行為真的很荒謬,能不能別再傳了。


to 醜疤頭

你只是被我激得無話可說罷了,多訓練這種辯論吧,對你那毫無皺褶的腦很有活絡效果的。


to 醜疤頭

疤頭?


to 醜疤頭

寫不出來就別寫了吧,直接求我不就行了。


to 醜疤頭

……


to 醜疤頭

真的不寫了?


to 哈利波特

聽我說……


跩哥看著最後一封信箋,施完法後隨著飄揚的紙條邁步跟上,黑色的巫師袍隱沒在夜深的走廊裡,他不確定信箋到底會送到哪去,要是他回到寢室肯定是收不到的。那麼,他現在得把東西回收才行。


即使潛意識告訴他,這些行為都只代表自己的過度在乎,最後跩哥選擇不去思考。



那些信箋飛往餐廳,平時擺滿食物飲料的四張長桌上空得寂寥,有個人趴在桌腳邊,一頭亂糟糟的黑髮像個鳥窩頭似的,看來寫不出報告的發洩來源都出在這裡了。跩哥坐上隔壁那張椅子,撐著臉頰歪斜斜地看對方同樣睡歪的臉,嘴角還有口水痕,真是蠢死了。


信箋顫巍巍地落在收件人的耳畔邊,落在同樣一小堆的信箋上,隨著呼吸的氣息掀飛了一點邊角,他以為自己會把這些愚蠢的東西取走,然後舒舒服服地回到寢室裡睡個好覺,但他卻沒這麼做。


拿起一串褶皺的羊皮紙,開始落筆揮灑,一邊嫌棄對方的字跡可真夠醜,一邊模仿葛萊芬多唯一可取的高材生的筆跡──他的熟練彷彿不是第一次做的,當然事實只有當事者才會明白了。


完成後他吐了一口氣,夜上三更,跩哥的眼皮同樣重得要命,抬頭看到對方一副睡得香甜的臉就有怒氣,忍不住拿起了羽毛筆在他的臉上塗鴉,亂七八糟的幾何圖形,有豬鼻子也有愚蠢中二的刀疤痕,跩哥愈畫愈有心得,最後忍不住還是在某個隱密的小角落畫上一顆愛心形狀。


反正他也不會知道。


慣有的假笑化在寂寞的夜裡,成了真正的無可奈何。


晚安,醜疤頭。


跩哥輕輕地把門稍上,微弱的壁爐又開始冒升熊熊火光,整個餐廳溫暖得像是寢室裡的專屬被窩,哈利嘴巴喃著什麼,翻了個身繼續熟睡,最後停在了酷似馬份這個音的嘴型。


最後那張信箋還是被主人擱下了。



to 哈利波特

聽我說,我之所以會浪費時間寫信箋,還不都是為了討厭某人的那個誰。

即使那個誰始終不會發現,他有多在乎某人。


END



评论
热度(20)
© 火火_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