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一カラ&おそチョロ
副推_瓶邪&花邪

有神奇冷CP
小杉x大雄&中川x兩津

歡迎點文和搭訕ww

【兵桃+咲桃】冰☆桃魔法少女組誕生?!_02

 

※魔法少女俺的二創延伸,主BL副BG和GL,OOC

五話內完結,我不會說自己只是想看桃拾穿女裝,而且新的ED圖好好看喔嗚嗚嗚



前章請走 01


02


變身的力量靠的是愛與勇氣,要是失去其中一個條件,將沒有成為魔法少女的能力。


桃拾也沒多想什麼,內心喊了オレ先生(連是不是他的名字都不確定),冰藍色的光從他的胸口竄出,首先是從手、腳開始縮退,螢光藍摻著黑色珠光的浮誇光線包裹著他的全身,飄逸的裙擺和緞帶,從頭頂蔓延而下的黑色長髮,黑紗襄上淺藍的緞帶精緻地別在他的後髮上,魔法效果讓他轉了一圈,最後停在那群肌肉兄貴的中間。


他變成……女人了?


刀疤男饒有興致地將她從頭看到尾,除了用魔法特效處理過的女性五官與身材,外顯的貼身黑色過膝襪和過短裙襬,中間的絕對領域是最引人注目的,還有胸前的罩杯,目測有D,蕾絲與薄紗交織的衣服完好地包裹胸線,一頭烏黑的頭髮挽起好看的弧線,以蝴蝶結作為裝飾,搭上她原本就有的端莊(憂鬱)氣質,就像是每個新番裡的迷人魔法少女。


只是"她"的真身其實是個男的。


「成功了!果然是被我看上的魔法少女!」


「……」


做了二十幾年的男兒身,直覺反應果然還是覺得下面很空,胸前的重量倒增加不少……桃拾式的單線條畫風又出現,在少女的臉上顯得違和多了,可又多了股楚楚可憐感。


「上啊!接下來就是大展身手的時候了!」


桃拾想了想之前オレ先生怎麼做的,「直接打他們嗎?」


「你是魔法少女誒!當然要用更夢幻一點的方式!」


她歪了歪頭,不懂。


刀疤男指著桃拾的胸口:「那裏!用那裏就對了!」


胸、胸部?


身為二十多年的處,她無法想像怎麼使用這沉重的部位做攻擊……只能僵在原地,瞪著左晃右搖的胸部,尷尬。


「請問還有別種方式嗎……」


阿星也苦惱了,「果然找男人變成魔法少女就是不妥……沒體力也沒有攻擊性,經費也全都用在變身魔法上了,到底該怎麼攻擊啊……」


講到最後變成對公司的碎念,桃拾一個人涼颼颼地(身心都是)站在那裏,本來停止攻擊的肌肉兔也總算回神,朝著桃拾就要攻擊──


『你唱歌也太好聽了吧,簡直都像是人間兵器了。』


『……兵器?』


『啊,這不是貶低的意思啦,算是一種很強悍的力量吧!說不定還隱藏未知的能力喔……』


那是幾年前初遇兵衛時的對話,記憶是種很神奇的東西,愈是危急的情況,一閃而逝的碎片更像是種暗示,冥冥之中帶領著自己走往正確的道路。


於是桃拾唱出了旋律。


有人說過他的臉搭上歌聲總是不太和諧,總是像在發呆的表情,充溢著溫暖的聲線,好像上天給他開的一個玩笑,讓世上的人注意到有御翔桃拾這個人的存在,不是最完美的,但是足夠讓人印象深刻。


現在他成了"她",歌聲的溫暖卻依舊,就像刻劃在靈魂深處,所有的聖靈都等待被她的歌聲治癒。那些肌肉兔一聽到桃拾的聲音都軟了下來,眼睛迸成藍色的愛心,漸漸地它們縮在一起,變回了萌寵的狀態。


結束了?


「你真的是個有潛力的孩子啊!天生就該做魔法少女!」


那幾隻萌寵飛在她的身邊,生而無害的臉蛋和身形就好像剛才的兄貴模式從未出現,桃拾讓其中一隻躺進他的胸口裡,它眨著小眼睛陷入胸窩,旁邊飛舞的看到不爽了,開始爭著要搶位置,吵著吵著它們要開始變身了……


「不會吧!」


平息事件的人,也是挑起事件的人,桃拾又露出放空的單線條臉了,人生真難,能不能好好讓他唱個歌就好,什麼魔法少女還是太麻煩了。好累。


忽然一個飛腿從天而降,熟悉的粉色緞帶飛舞,桃拾微微睜大了眼,可靠的背影擋在他的面前,就像每一次登場那樣,無影、無蹤,甚至還很帥氣。


「別騷擾女孩子!你們這群傢伙!」


啊……都忘了他現在是魔法少女……オレ先生肯定沒認出他吧?


暴力的畫面全被打上馬賽克,咲這次試著不讓場面這麼血腥,只把他們踢昏後就跑到女孩子身邊:「沒事吧……?嗯?」他楞了一下,怎麼這女生看著挺眼熟啊?


這不是桃拾嗎???



tbc.


评论(6)
热度(74)
© 火火_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