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一カラ&おそチョロ
副推_瓶邪&花邪

有神奇冷CP
小杉x大雄&中川x兩津

歡迎點文和搭訕ww

【おそチョロ】不只是兄弟_01 (ABO設定)

 

※ABO世界觀,有含私人設定

※おそAチョロO的設定,後期有肉,生子悖德感慎入,此篇尚無肉




おそ松是松野家最先出現第二性別分化的人。

如同六子誕生的順序,每個人都陸陸續續地顯現出自己的性徵。


平常隨興又自我的おそ松是個Alpha,他本人倒沒多大反應,不是早就知道就是完全不在乎,無神經又不加思考的長男大概偏向後者。


カラ松、一松和十四松都是Beta,儘管是最具勞動力的性徵卻依舊在家當尼特,父母們也拿他們沒轍。


原以為トド松會被分化為Omega,大家都是半喜半憂的心情,一方面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或兄弟受到社會法約上的限制(Omega在適當年齡必須強制和Alpha締約並生子),一方面又希望能喜獲麟兒或小姪子。所幸最後被分化成Alpha,這倒又是另一個八卦。


看著兄弟們一個個被分化,チョロ松一直都扮演陪伴的角色,獨自忍受被落下的淡淡憂愁。





一如往常的悠閒午後,おそ松和トド松收到鎮上發來的Alpha宣導講習傳單,無非是禁止對發情期的Omega亂來、進行標記等等的章約條例,避免造成社會動亂的諸多事宜。


出門前おそ松還躺在チョロ松的大腿上撒嬌,說什麼這種大熱天還要出門簡直逼死人,硬是在チョロ松的腿上摩蹭自己那顆毛茸茸的頭,果不其然得來一道狠戾的手刀。


「白癡長男,不去的話可是有更麻煩的後果喔,你不想被罰社區勞動服務吧?」


「我知道啦、但還是不想去啊!」


トド松穿著一身約會裝走入客廳,看來是想趁機要幾個Alpha女孩的電話,卻依舊裝出一臉興致缺缺的模樣道:「是啊,如果チョロ松兄さん也可以一起去就好了。」


他的眼神一滯,瞇起眼微微一笑,「嗯,可惜我不是Alpha呢。」儘管知道末弟不是故意的,卻依舊說出這種酸溜溜的回話,我還真是幼稚呢,明明不想鬧僵關係的。チョロ松無奈地笑著。


「我不是這個意思……」


「對了トッティ,我們也該走了吧?」


用手掌將躺皺的長褲撫平,儘管臉上帶著笑意卻讓人不寒而慄,トド松下意識覺得不妙,只好搪塞幾句先溜到玄關穿鞋,一邊在內心抱怨這兩個笨蛋哥哥。



「吶,等我們回來喔。」


伸出大掌揉亂了チョロ松的頭髮,好不容易梳順的翹髮又跑出了兩根,他惡狠狠地瞪了一眼長男,如同往常揮開他的手,把人推到門外嘴裡一邊訓斥。


「快滾吧。」


碰的一聲關上拉門,留下一個人的寂靜空間,チョロ松恍惚地坐在榻榻米,桌上的立鏡倒映著憔悴蒼白的臉──某張連他自己都快認不得的臉。


──在原地等候的總是自己。

──被孤立的也是。



おそ松的手放在門把上,他一直都是想到就去做、義無反顧的混帳才對,一遇到某人卻又侷限了自己的想法與行動,直到トド松的呼喚才將他拉回意識。


──連句安慰的話都說不出口。

──他什麼也做不到。



這幾天以來チョロ松的身體每況愈下,原以為是得了小感冒,幾天下來不去管卻愈發嚴重,某天下午和おそ松獨處時身體突然又燥熱起來,儘管開了電風扇還是倍感悶熱。


おそ松把水杯放到桌前,掀起額前的碎髮將掌心貼在チョロ松的額上,「好燙,發燒了嗎?該不會是智慧熱吧?」依舊的玩笑口吻,眼神卻比平常認真幾倍,深沉的瞳孔裡看不出任何的念想。


チョロ松搖了搖頭,拿起水杯湊近嘴邊啜了一小口。「等等就會好了,最近常這樣,習慣了。」


「習慣了?你在說什麼蠢話!」


突如其來的吼聲讓チョロ松嚇得縮起肩膀,一臉驚恐地瞪著長男,おそ松大概發現自己失言了,搔著後腦杓滿是煩躁,爾後又無奈地嘆了口氣。「我只是希望你能多依賴我們一些。」


「怎麼,因為你們是Alpha嗎?」不對,他不是想說這個。


「你在說什麼……」


「社會的支配與領導者,可以隨興標記Omega,對這樣身分的自己感到自滿了是嗎?」


一個巴掌打在チョロ松的臉頰,和身體的發熱不同,一種椎心刺骨的疼從心頭湧上,最後全堆積在火熱的臉頰上,留下腥紅的血痕。


「チョロ松……我……」


淚水一滴滴滑落在榻榻米上,啪搭啪搭的,明明和以往一樣的微笑,此刻卻心碎的使人憐惜。

「可惜我什麼都不是。」


等チョロ松跑出家門後,他才軟了雙腿跪在地板,手指撫上對方習慣坐的位置,那裏被染成一點一點的深色,還留有對方的體溫。飄散在空中的氣味帶點香甜,おそ松閉起了眼。



漫無目標跑在街道上,好幾次拖鞋都差點滑出腳掌,身上的薄外套凌亂地掛在肩膀上,チョロ松隱忍著身體的不適,卻依舊沒有停下腳步。



從おそ松分化以來他失眠了好幾夜,每次轉身望向他,飢渴的眼神像渴求的Omega望著Alpha,在夜裡深吸一口氣,竄入鼻腔的卻不是濃郁的信息素,只有冰冷的空氣。


妄想著能扮演一輩子待在他身邊的角色,陪著他笑、陪著他耍廢,永遠永遠在一起。


如果不是Omega就不行。一發現自己有這種想法時他嚇得從床上驚醒過來,冷汗浸濕了後背,在深夜裡無助地喘息。


兄弟們一個個顯露第二性別,他卻只能像隻繭裡的蟲蜷曲在裏頭,什麼角色都不是。他們說チョロ松會是個襯職的Beta,他也總是點頭附和,眼神卻敘說著不想要這樣。


不是Omega就不行。

一次次的催眠和誘導,在現實亦然、在夢中依舊縈繞著這樣的念想。



即使奔跑的當下,他的思緒依舊飄盪著,好想要好想要好想要好想要好想要,討厭這種什麼都不是的自己、好想逃離這種AlphaBetaOmega的世界,厭惡沉淪的自己。


チョロ松的腳步一滑,跌撞到身旁路人的懷裡,他的全身不自覺地顫抖,燙熱的體溫讓他的意識渙散,被濕黏的液體包裹讓他噁心的想尖叫。


「救我,拜託……」將我從這個痛苦的世界裡剝離。


一閉眼チョロ松便失去了意識。



tbc.


---

只是想寫寫誘人的Oチョロ松,生子什麼的只是自己的妄想(哭

兄弟生子什麼的,真的很有挑戰道德界線的感覺

第一次驚覺他們是真兄弟(誒


下一章請往  02


评论(6)
热度(195)
© 火火_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