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一カラ&おそチョロ
副推_瓶邪&花邪

有神奇冷CP
小杉x大雄&中川x兩津

歡迎點文和搭訕ww

【おそチョロ】不只是兄弟_02 (ABO設定)

 

※ABO世界觀,有含私人設定

※おそAチョロO的設定,後期有肉,生子悖德感慎入,此篇依舊無肉


前章請走 01



02


睜開眼只有一片白,鼻腔裡充盈著消毒水味,チョロ松微微地擰起眉,他特別討厭這種味道,想撐起身體看看自己在哪裡,身子卻軟得像攤爛泥施不上力氣。


「チョロ松,你還好嗎?」


松代母親的聲音聽來像是鬆了口氣,眼神卻滿是憂愁,她的掌心貼上兒子溫熱的臉頰,淚水卻將眼睛積得一片通紅。


「我……怎麼了嗎……」


「你倒在路上暈得不省人事,還好一松剛好經過把你帶去醫院,大家都很擔心你喔。」


「是嘛……」三男笑了笑,將微涼的手貼上母親的。「其實只是染上小感冒,讓大家擔心了……抱歉。」


松代沉痛地閉起眼,咬著下唇幾乎快淌出血來,「チョロ松……實際上……」


聽著母親的話語,チョロ松微微瞪大了眼,手指捏皺了床單的一隅,卻仍止不住全身的顫抖。他以為聽著願望實現的那刻會是無窮的喜悅,取而代之的卻只有哀鳴。





溫熱的掌心掬起冰涼的水,潑灑在剛睡醒的臉龐上,幾道水痕自臉頰滑落,チョロ松抬起頭望著鏡中的自己。像是哭一般的醜臉呢。他無聲的自嘲。


熱潮期的Omega該是充滿朝氣的臉龐,渾身都是誘人的桃粉色,散發好聞的信息素誘使Alpha的貼近與追求。服用了抑制劑的他卻是一身狼狽,甚至比普通人還要糟糕的身體。


他還記得那晚松代抱著自己哭泣的模樣,一個因為自己兒子是個Omega而心碎一地的母親,她說你要堅強,離開家以前都得服用抑制劑,不要讓失控的兄弟靠近你。她的身體這麼小,這麼脆弱,チョロ松直到現在才發現。



『找個喜歡的Alpha,讓自己過上幸福的人生,好嗎?』


他說不出應諾的話,他說不出自己早就喜歡上一個Alpha──而他剛好是自己的兄長。


『當年我和你爸一口氣生了六胞胎,我們多開心啊!』松代抹去眼角的淚水,笑得一臉喜悅。『孩子們都是最棒的存在,我希望チョロ松也能像我們一樣快樂。』



這次チョロ松終於點頭了,他也很喜歡小孩子,圓圓胖胖、天真又擁有未經人事的單純,睜著一雙明媚的大眼眨巴眨巴的,總是一臉憨笑的表情。


──儘管他知道自己一輩子都不會擁有。



紅色的身影不斷在腦中閃過,明明這麼近,卻又像隔了一道山,他怎麼吼叫都不會回頭的、那個盼望的人。


チョロ松沒有過多的奢求,也許成為一個Omega已經是他最大的冀望,連他自己都無法直視兄弟間的悖德感,更惶恐那個心思意外細膩的兄長。



鏡中的倒影成了另一個人,歪著頭倚在牆邊,輕聲述說著他的名字,嘴邊噙著チョロ松最愛的淺笑,心臟瞬間被揪緊。


「喜歡你。」

卻都一輩子都無法說出口。




チョロ松和母親說希望能隱瞞自己的Omega身分,松代沉默了許久,久到チョロ松都要以為被拒絕了,她才緩緩開口:「如果這是你的決定,我會尊重的。」


「保護好自己,我的孩子。」

和一個女Beta擁抱的感覺是這麼美好,他以前都不曾發現。


其他兄弟陸陸續續到了醫院探視チョロ松,十四松甚至還穿著一身泥濘的棒球服,從口袋裡掏出一顆髒兮兮的球塞到三男的手裡,「這是全壘打球,給哥哥當護身符!祝、早日、康復!」


眼角帶紅的一松只是沉默沒說話,任由チョロ松說著謝謝邊摸著自己的頭,他只是低垂著頭喃著不客氣;トド松雖然一臉怒氣,卻是第一個擁抱他的人,之後是カラ松,再來是一松,最後十四松一個飛撲讓四個人同時跌在床上,チョロ松幾乎笑到快要岔氣了。


おそ松沒有來。他早該料到的。

笑容底下藏著一絲滄桑,卻誰都沒有注意到。





等到兄弟們都離開了,紅色的背影才慢慢晃入他的病房。


聽了二十五年的腳步聲,即使化成灰也難以忘懷的那人,チョロ松躺在床上,手指頭微微蜷起,他果然還是來了。那個混帳長男。


おそ松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冰涼的大掌貼在他的臉頰,チョロ松幾乎克制不了自己的情緒,下一秒就要忍不住睜開雙眼。長男的指腹溫柔地摩娑他的下顎,像是對待戀人那樣的溫柔。


「チョロ松,早上打了你,真的很對不起。」那一聲的嘆息,含了多少無奈,「不是每個Alpha都這麼該死的,儘管我不能肯定自己不是那其中的一個。」


「有個人,不管他是什麼身分、什麼性別,我都會選擇愛他。儘管他永遠都不會知道。」



乾澀的吻貼在他的額上,帶著乾爽的秋葉香,一個不帶侵略性的、Alpha給予Omega卻不是情慾的吻。



チョロ松睜開了眼,四目交接的瞬間他瞅見收緊瞳孔的長男,他幾乎下意識想笑,想不到一向喜歡嚇人的おそ松也會有被別人捉弄的一天。


纖細的手臂環上對方的肩膀,珠光點綴著纖長的睫毛,他們的臉龐極近,チョロ松的溫熱吐息更是直接打在他的臉上,惹得おそ松有些呼吸急促起來。


「即使你是個強勢又混帳的Alpha,但另一方或許會比你更殘暴呢。」


「說不定喔。」


嘴唇交疊的瞬間,溫熱的液體從臉頰滑落,好聞的茶葉清香和可樂的嗆甜充盈整間病房,濃烈的Alpha和抑制的Omega交錯,他們卻都沒有發覺,全然浸潤在接吻的甘甜與美妙。


「我愛你。」





チョロ松睜開眼睛,依舊是那片慘淡的白,濃厚的消毒藥水味,安靜的病房。


淚水滑過的溫熱是那樣真實,雙脣相交的觸感是如此真切,然而卻是夢醒時分。直到最後他都沉浸在自己的美夢,一切的不真實都讓他惶恐不安。


只有發情期的難耐燥熱,身下的潤濕搔弄,讓他意識到自己身為Omega的事實。

而他一生鍾愛的Alpha卻永遠不會標記自己。




紅衫男人將身子倚在窗台邊恍了神,纖長的指頭夾著菸,嘴裡的白煙輕吐在一片夜空,化為一縷輕煙逐漸消逝。

「我愛你啊,チョロ松。」


而他卻永遠不能標記那個深愛著的人。



tbc.


---

到底是不是夢呢,由大家自己想像呵呵

下章開車,我保證,我自己都想吃肉想到受不了嗚嗚

我只能說自己毀約了嗚嗚嗚


下一章請往  03


评论(25)
热度(170)
© 火火_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