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一カラ&おそチョロ
副推_瓶邪&花邪

有神奇冷CP
小杉x大雄&中川x兩津

歡迎點文和搭訕ww

【おそチョロ】他與他的羊兒子(01-05)

 

※上班族paro,兩人不是兄弟,可以合理打砲與結婚

※有羊チョロ出現,牠是我的嫁都別來搶,未來可能有小熊貓おそ出現


※不定期連載,可當短篇服用




01-彷彿是把女兒嫁出去的心情



チョロ松要到外地出差一週,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家裡的寵物,也不願送到寵物中心照顧(因為是小綿羊,怕被那裡的其他動物欺負),苦惱了好久才想到託人寄養的對策。



「雖然你不怎麼可靠,但這件事只能交給你了。」


「這是拜託人的態度嗎?」



綠領帶的男人摘了眼鏡,從辦公桌裡探出頭瞅著懶洋洋的おそ松,一字一句清晰道來:「你看起來很閒,單身,獨居,又是個處男。」


「這跟處男有什麼關係!」


「……總而言之,能信任的只有你了。」



呢喃的聲音隨著チョロ松的埋頭逐漸掩蓋,卻是清楚傳入男人的耳裡,他想走過去揉一揉那顆毛茸茸的頭,回應自己只有迎面擊來的公文。



「快工作,別再瞎扯了。」


「我能有什麼獎勵嗎?」


「啤酒三瓶,不能再多了。」


「小氣鬼!吝嗇!」


「……你還想要什麼?。」


像是早料到チョロ松會這麼問,紅領帶的男人把臉湊到對面的桌上,露出一對潔白的虎牙,「我要你的小黃片,外加兩次約會。」



一想到自家寵物睜著可憐的大眼任人宰割的畫面,チョロ松只好心一橫允諾了。




02-不打不相識



兩人打從進入公司就互看不順眼,明明價值觀和個性都差異很大,那副相似的臉孔卻老是被人當成兄弟,還理所當然的認定默契一定很好,時常被上司安排一起工作,チョロ松多次想向人解釋卻是愈描愈黑,一旁幸災樂禍的おそ松更是讓人不爽,只好逆來順受繼續被某人欺壓。



相處一陣子後,チョロ松才慢慢了解男人的懶惰底下有副靈活的腦筋,某次チョロ松差點搞砸大客戶的案子,還是靠おそ松才能順利解決,這也著實讓心裡印象加分不少。



而他的壞心眼似乎也只針對自己,像是對別組的新人小妞、總機小姐或打掃大媽都很關照,對自己的上司還能用色咪咪的眼神猛盯那對大胸部,這種不要臉的作風也只有他最符合。



搭檔久了也就習慣對方不要臉的風格,工作之餘還會約在附近居酒屋吃晚餐,醉醺醺的各自撘著電車回家,隔天又忽略昨晚哭成一片的兄弟情誼繼續吵架,偶爾再行個言語騷擾(チョロ松怒想對方肯定是把對付女人的招數先放到自己身上測試,想到這裡他就特別不爽),還會被上司多加很多工作量,每天每天都過著疲倦的社畜人生。




03-從此他相信一見鍾情



某次長假チョロ松去朋友的農場玩,一片青青草地和乾爽的空氣就能讓他打起精神,更遑提一群群自由奔放又乖巧的家畜,每次倦怠都市時都會來這避難尋求慰藉,朋友也很慷慨,每每特別空下一間房讓他住上幾天。



一隻才剛生產完的母羊虛弱的躺在牧草堆上,舔著自己的孩子一臉幸福,新生兒的粉色肌膚特別透亮,還夾著一點一點的細毛,臉蛋佈滿皺紋而睜不開眼,小巧玲瓏的模樣讓チョロ松看得特別動心。


チョロ松蹲在幾尺外詢問一旁耙草的友人問小綿羊的名字,朋友說通常都會等羔羊狀況穩定了才會取名,儘管生下來健康,要是撐不過這段日子依舊會死亡,為了不留遺憾才會這麼做。


盯著小巧的身軀,チョロ松就是有種信心,認為牠一定會成功活下來,像是要賜予牠生存的勇氣,默默幫他取了和自己一樣的名字。



動物的生長總是特別快,原本連毛都還沒長齊的小傢伙瞬間變成一團白球,一雙無辜大眼總是低低垂著,聽到腳步聲就會下意識蜷縮起來,像極了祭典的白色棉花糖。


チョロ松每天都會到農場裡看這對母子,小羊依舊沒有名字,看到生人總是一副怯生生的模樣,他每天勤勞的看照,有時更換新的牧草,有時偷塞一些好料的,儘管羔羊都緊黏媽媽的腹部不肯出來,チョロ松看著也開心。


隔天到羊棚時裡頭的飼料已經全部吃光,小羊甚至抬頭看了他一眼,閃著光亮的眼睛一臉無辜,即使チョロ松靠得很近也不再閃躲,只是乖巧地看著他的一舉一動。



牠不像普通的羊隻會不停發出撒嬌聲,模樣也不是特別討喜,但是チョロ松就喜歡特別乖巧的孩子,他從沒養過動物,只覺得小狗小貓都太難駕馭,不是太吵就是太有性格。



如果養一頭羊多好,還可以幫牠修剪柔軟的毛,也不會到處亂叫,還會睜著一雙溜溜的大眼猛瞧人。他們一人一羊對視了很久,卻始終沒有人做出行動,直到朋友的呼喚聲才點破無言的凝視。




「你好像挺喜歡那頭小羊的?」


有一次朋友直接這麼問,チョロ松用衣袖擦了擦汗水,老實說他沒特別想過這個問題,目光卻不自覺停在小羊身上,從一開始的新鮮到如今的在意,他甚至覺得這次的長假特別快,第一次有了捨不得的感覺。



「也許這就是所謂的一見鍾情吧。」




04-讓我做你的家人



朋友寄了一封簡訊過來,上頭寫小羊的母親被野狗咬死,牠整天不寢不食守在母羊身邊,希望チョロ松能過來幫忙。


他一看到留言立刻向公司請了特休飛奔而去,友人直接把他帶到羊棚,果然瘦弱的小羊站在蓋上白布的母羊旁邊,原本蓬鬆柔軟的毛都髒了,眼睛只有迷茫與無助,失去了原有的光彩。


チョロ松蹲在母羊旁邊,牠這才注意到旁邊有人,抬首一臉驚恐與氣憤,鼻腔裡還噴著急促的氣,牠一定以為有人要來帶走母親才會這麼生氣吧,才要剛開始享受天倫之樂,卻被殘酷的現實奪去了一切。



淚水甚至比思緒來得快,一瞬間已然濕了整臉,小羊看起來也嚇壞,第一次露出悲傷以外的神情。



チョロ松胡亂擦拭自己的眼淚,卻怎麼樣也抹不乾,羔羊顫抖著腳步走過來,把頭靠在他的大腿像是在安慰一樣,又或者是兩隻疲倦的獸互舔傷口,彼此都不再孤寂。


友人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他說,這隻羊就交給你了。




後來小羊終於肯讓母親離開,成熟地接受事實,一人一獸的關係也變得親暱起來。


只要是チョロ松待在農場幫忙時牠都黏在後頭,搖著短小柔軟的尾巴看起來特別愉悅,吃飼料時也是埋頭吃光,看來是走出了喪母的陰霾。


特休很快就結束了,チョロ松收拾簡單的行囊就要走,離開前特地到羊棚想看小羊一眼,明明平時都還在睡覺,這刻卻睜著眼睛黏在他褲管邊,像是知道他即將離去。




「帶走吧,牠是你的了。」


在繁華的東京裡養一頭羊?別開玩笑了。

要是平時チョロ松早就狠狠吐槽,不停找理由搪塞,即使他是真的喜歡,經濟上的壓力與現實層面還是過於苛刻。



「謝謝。」

說出口的卻只有這麼一句。他蹲下來抱起那頭小羊,額頭抵在柔軟的羊毛上,溫熱而親暱。



「走,我們回家。」




05-不說還以為是交了戀人



自從チョロ松養了寵物後おそ松就沒再也去過他家,不是他對寵物敏感,而是覺得這個笨主人一定會死黏著寵物不放全然無視自己,或是扯著自己看一堆綿羊的蠢萌照片,一副死心塌地的模樣讓おそ松看得很不是滋味。



「超可愛的對吧?」


站在搖晃的列車裡看著手機相簿一臉心花怒放,おそ松連理都不想理,靠在門邊手叉著腰一臉嚴肅,要是這個人將來生了孩子,肯定也是會幫他們拍好幾本相片到處炫樣的蠢爸爸吧。



「所以你養了一隻羊在公寓裡?」


「別在這裡大聲嚷嚷,你這個笨蛋!」明明四周也吵得要命,チョロ松一副提心吊膽的模樣反而發人逗笑。「是又怎樣?」



「沒,只是覺得不像你的個性。」



チョロ松只是聳聳肩不說話,繼續專心滑手機,おそ松偷偷在心裡鬆口氣,還好不是在家裡養小白臉或私生子,真的是一隻貨真價實的羊。


一個沒發現對方的心思,專心看著自己的羊孩子;一個沒發現自己的心思,只是打從心裡慶幸對方和自己都還是童貞,至少在這點上要贏過對方。




tbc.


---

我真的只是想寫可愛的チョロ羊,結果前面鋪陳就寫了這麼長,好可怕(汗

&想標題比內文簡單多了(ry


同樣喜歡牠的小夥伴趕緊來底下留言區認親一下w


下篇請走  06-10

评论(21)
热度(144)
© 火火_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