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一カラ&おそチョロ
副推_瓶邪&花邪

有神奇冷CP
小杉x大雄&中川x兩津

歡迎點文和搭訕ww

【おそチョロ】直男與彎男-海灘篇

 

設定請走【おそチョロ+一カラ】直男與彎男-設定篇

※前篇
【おそチョロ】直男與彎男-初遇篇

【おそチョロ】直男與彎男-洗澡篇

【おそチョロ】直男與彎男-吃飯篇

【おそチョロ】直男與彎男-借褲篇

【おそチョロ】直男與彎男-兜風篇


魚板Hikari/松野光松 點文 大哥教秋羅游泳

※正劇的前奏,大家服用小心(?



「夏天──就是沙灘、美女和大海啊!」


おそ松躺在冰涼的寢室地板,手背抹去額頭上濕黏的汗,チョロ松是個堅持只能晚上開冷氣的人,儘管他曾經抱怨過對方嚴謹過頭,卻馬上被一句『滾回去』弄得噤聲。



チョロ松的那套工字背心和短褲的清涼裝扮卻意外養眼,胸口因為乳頭而微挺弧度,汗水流至下顎匯集到鎖骨處,一併滑入領口,要說多煽情就有多煽情。



おそ松打從對方換上這套服裝就再也挪不開視線,纖細的身形完全撐不起這件背心,軟軟搭在身上像是過大的男友裝,聽說這件當初カラ松買了發現尺寸太小,隨口問了チョロ松要不要這件就輕易接收了。看來以後要買東西給チョロ松都可以用這種方法。




「チョロ松覺得呢?」


「……冰淇淋、臥室和耍廢吧。」


「哇喔,全然的宅發言。」


「要你管啊死現充,還不快給我滾!」



おそ松懶洋洋地翻身,尋求別塊更涼爽的地板,「就是找不到人才在這裡滾來滾去啊……好─無─聊──」



「不會自己去嗎,都幾歲了。」


「二十歲不大不小剛剛好。順帶一提,我那裏的尺寸可是很大……」「閉嘴我不想聽。」



又扯了好幾分鐘沒營養的對話,チョロ松扯下耳機一臉無奈:「騎上你的摩托車,隨便找個海灘去玩水,再順便把個妹不是很好嗎?」


「チョロ松是在邀請我一起去約會嗎?」


「天殺的你耳朵放到哪了!」





最後チョロ松還是被對方拖到海邊玩,おそ松在海灘上直接脫了長褲就跳下水,一個人歡快地在那裏游圈子,簡直像個剛上小學的孩子。



他慢悠悠地在沙灘上搭起陽傘和摺疊椅,從包裡掏出防曬乳扭開蓋子開始抹擦,乳白色的液體倒在手心,沾了一些在指尖抹上臉頰,從四周畫圓慢慢推開,再將掌心上的全數抹上身體和四肢。



「チョロ松,我來幫你。」


這傢伙明明上一刻還在海裡玩,一溜煙就跑到身後笑得瞇起眼,チョロ松揣緊防曬乳搖頭拒絕,「不用了,我自己來就好。」



「後背塗不到可是會曬傷的喔。」


チョロ松還在掙扎的同時沒能阻止偷走防曬乳的傢伙,扭開蓋子直接往手上倒,おそ松貼在對方耳邊輕喃:「請主人躺下吧,讓我為你服務。」


「這是什麼噁心的play,滾開!」


「好啦,不逗你玩了。」



噘著嘴一副不情願的表情卻還是乖乖躺下,おそ松知道這個倔強的人終究會為了他而妥協,一直都是如此。



靈活的手指沾染了白色液體,指尖輕柔撫上他的身體,順著腰際而上滑向凹陷的蝴蝶骨,再沿著脊椎的線條來回搓揉,又癢又麻的觸感讓チョロ松用手掌掩著嘴,欲脫口的呻吟成了性感的悶哼。



「チョロ松平常都沒吃飯吧,上面都沒長肉。」


「要你管……」


「我就是想管你。」



清晰的字句和蟬聲一齊傳入耳畔,騷動內心柔軟的一隅,他知道對方沒多大心思,只是順著自己的話講下去罷了,這些小小的觸動和曖昧卻都留在チョロ松的心中幻化成更多的喜歡。



「隨便你。」


染紅的耳尖被藏在傘下的陰影,連同聲音含糊地悶在手臂裡,おそ松特別想揉亂眼前這傢伙的頭髮,最好把他整個人都弄得亂七八糟,其他人看不到的一面都由他全盤照收。


這種感覺他也說不上來,和一松、カラ松或是其他朋友都不同,比朋友更好的存在,卻能比戀人更加親暱的關係,其他人都無法取代的重要。



「那現在、咱們就去游泳吧!」


「誰理你啊!」





一雙長腿不停來回打水,濺起的水花高得嚇人,チョロ松抓著游泳圈一臉無奈,おそ松還在旁邊口頭指導,雖然語氣很欠揍教法倒挺扎實的。


「打水練習差不多了,接下來要放開游泳圈喔。」


「太快了吧!喂,等等……」



おそ松把游泳圈推到角落邊,把手臂伸到對方面前當作浮板,チョロ松幾乎是下一刻就馬上抓住了,他可是生平第一次學游泳,一下子就跑到海邊練習的旱鴨子也只有他了吧。



「抓住我的手,來,放輕鬆喔。」


「我不是小孩子了。」



在淺灘上學游泳簡直丟臉死了,而且他們的歲數也不小了,周遭的視線全放在他們身上這點讓人更加難堪,チョロ松轉身想逃跑,手腕卻被抓住摟進懷裡。


「這下子就逃不出我的懷裡了。」


「你……」



從剛才的抹防曬乳到現在的肢體接觸都很不對勁,要是放在漫畫裡肯定是在一起的前奏,後背貼著對方溫熱的胸口,乳液和汗水的交融讓身體變得濕黏,這種尷尬的姿勢讓他們都紅了臉頰。


這次反而是おそ松先放開,嘴邊漾著輕浮的笑容道:「開玩笑的!」




明明他們的距離這麼近,卻怎麼樣也不承認自己的掙扎與動心,這次連揶揄和嘲諷都說不出口,チョロ松是真給逼急了轉身往海裡走,倉促的腳步幾乎沒有回頭,拉開的距離是他給自己的限制。


──彷彿靠近就會脫口而出的喜歡,一次次捏碎在掌心裡,最終又在靠近時成了破碎不堪的戀情。




チョロ松腳一沒踩穩就往水裡跌,撲通一聲發出巨響,目睹一切的おそ松瞬間縮緊瞳孔:「チョロ松!」





冰冷的海水包裹他的全身,窒息的脹痛讓チョロ松快沒了意識,伸出手臂試圖抓緊什麼,卻只有一片虛無與蔚藍。


──這麼消失就行了,再也聚合不了的戀愛就沉入大海吧。



明明是這麼想的,逝去的前一刻卻想起了他的臉,他的聲音,他的觸碰,一切的一切都那麼遠。

直到現在チョロ松才發現自己對他不是討厭,而是一段無果的單戀。




鮮紅的色彩渲染了他的眼眸,遠方模糊的身影和想像中的人如出一轍,驚慌地像是要失去最珍貴的東西,チョロ松朝著他笑了,最後一刻能再見到面真是太好了。




「不會讓你死的!白癡!」



被熟悉的溫度攔腰抱住,他已經快分不清現實還是虛幻,軟綿綿地搭在對方的肩膀上,說不出聲的愛語化成一個個口型,儘管沒人能知曉。



──再見了愛情。






熙熙攘攘的人群包圍他們,嘴裡嗆出的鹹水讓チョロ松渾身不舒服,おそ松只能一下一下輕拍對方的背,後悔和挫敗的神情是他少見的模樣,深沉的像是下一刻就要爆發。


「チョロ松,你還好吧?」



連聲的咳嗽聲和蒼白的臉都讓おそ松揪心的不得了,從對方消失在眼前的那刻他幾乎是完全失控,潛入海底盲目地尋找,渾沌急躁的心幾乎讓他失去理智。



抱緊人的那刻像是失而獲得的滿足感,緊緊鉗住身體不再讓他離開,幾乎想將人揉進自己懷裡,強硬又執著的。



「你別再這麼大力拍我……就會好了……」


おそ松連忙收起自己的手,儘管一身狼狽的チョロ松頭髮還沾著海水和沙子,但臉色已經愈發健康,甚至還有餘力吐槽自己,他一個激動直接熊抱。


「喂、放開我……」


「還以為要失去你了。」




明明說出口的話還是那樣煽情,這次チョロ松卻不再違抗對方,閉起眼任由男人抱著自己。



「我可沒這麼容易就死,至少比你活得久。」




說出口的終究只是同樣的玩笑話,話語中藏匿的真心只有自己知曉。

他們之間隔了一層透明的薄膜,明明彼此互相凝視,聲音卻怎麼樣也傳達不了的、是對誰的喜歡。




「不把我推開?」


「沒力氣了,隨便你吧。」



就讓他再任性一下,享受這段無果的戀情吧。





END.



---

第一篇虐的直男彎男文(ry

這篇是チョロ松意識到自己喜歡おそ松,卻也是掙扎的開始


おそ松也意識到了自己對チョロ松的不同,卻潛意識不去思考,只怕破壞這個平衡,其實是個比チョロ松還要膽小的傢伙(因為怕對方不能接受)


於是おそ松之後就交了女友(後篇會交代),又甜又虐的前奏開始了(ry



想打我的請到評論區留言喔,想和大家聊聊> <

&有特別想看的校園梗都十分歡迎提供~~~~


评论(16)
热度(119)
© 火火_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