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一カラ&おそチョロ
副推_瓶邪&花邪

有神奇冷CP
小杉x大雄&中川x兩津

歡迎點文和搭訕ww

【おそチョロ】不只是兄弟_11 (ABO設定)

 

※除了速度松CP,其他都是純兄弟關係,盡量不參雜其他CP

※內含資訊松、末松成分,防雷

我還記得這篇喔,每天每天都有寫一點點_(:3 」∠ )_

先放下歡快的網遊UP,來點正劇向的速度松吧//不只是遊戲裡讓女神生孩子,ABO的速度松也必須有孩子_(°ω°」 ∠)


前章請走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可能得先麻煩大家回憶一下前面了( ̄ε(# ̄)☆


---


11


「チョロ松兄さん,該不會是Omega吧?」

他的眼神一滯,連忙把腰上的手拿開,跌跌撞撞的腳步離開了トド松的箝制。



被發現了,儘管早就料到會有這麼一天,真正遇到時依舊不知所措。チョロ松的直覺反應是逃跑,空氣中的Alpha信息速變得濃烈,像是待放的玫瑰高調而舉目無人。


「你、你在說什麼啊……這個笑話可不好玩喔,トッティ。」


「我可是個Alpha喔,對Omega的氣息特別敏感的特殊存在,我不可能會認錯的。」



トド松上前握緊了對方的手腕,冷汗和顫抖暴露了Omega的慌亂,眼前的人彷彿不再是以前那個自我意識蓬勃的俗氣三男,而是隻被野獸盯上的可口獵物。



「和おそ松兄さん做過了?」


「你在說些什麼!」


狠戾的話語卻和眼裡的動搖背道而馳,原本只是無心的逗弄,化為事實的瞬間依舊讓トド松的臉冷了下來,把人推到更衣室後頭的牆壁,甜美的低吟好似枷鎖纏繞在他的身上,チョロ松被末弟的氣勢逼得說不上話。



「他的活兒夠好嗎,是不是弄疼了チョロ松兄さん呢?還是你被插得爽嗷不停呢?」


「トッティ、別逼我……」討厭你。


明明該生氣憤怒的是自己才對,對上弟弟的臉時殘忍的話卻又停在嘴邊,淚水從トド松的眼角不停滑落,晶瑩的眼裡模糊茫然,只有抽搭聲迴盪在耳裡。


「チョロ松兄さん……為什麼不是選擇我……我也是Alpha啊、難道比不上おそ松兄さん嗎?」



他的弟弟、六胞胎裡唯二的Alpha,強大而自我,認為世上的Omega就該臣服於自身的劣質性格,對著眼前的三男毫無保留地暴露。他知道弟弟對他不是戀愛的喜歡,只是性徵促使的徬徨掙扎,因慾望而生的鬼迷心竅。



「有些事情不能只靠本能行動的,トド松。」


チョロ松再次為了自己的性徵感到自卑痛苦,深受禍害的不只是他、還有眼前可憐的弟弟啊。



「別和我講什麼大道理!選擇我吧,チョロ松兄さん,讓我永久標記你。」


「等等、……」



トド松把對方的手臂往上提,俯身要往Omega脆弱的頸部咬下,明明平常能使出怪力打人,意志力卻被對方的Alpha信息素給搗亂,酥軟地幾乎使不上氣力。チョロ松緊咬下唇,難道只能這樣了嗎……


提袋從對方的後腦勺砸去,紙袋尖角剛好戳到トド松的太陽穴痛得他往旁邊一摔,一下子手掌被人踩在腳下,髒兮兮的球鞋使勁地輾壓,痛得トド松幾乎要叫出聲。



「他是我的,誰准你出手了。」


背光的おそ松讓他看不清表情,卻能從強烈的Alpha信息訴得知對方的盛怒,トド松嚇得全身哆嗦,連手掌的痛都變得麻木。這就是強大的Alpha,伴侶被恣意戲弄下的暴戾狂怒。



「那可是你弟啊、白癡!」


啪的一聲おそ松的後腦杓也被狠打,眼白氣噎的チョロ松瞪向長男,方才一副氣宇軒昂的傢伙馬上變小媳婦似的,想要靠近Omega反而又被狠踢一腳。


「可是他剛才、……」


「問題不在那!別盡是拿你弟出氣,責任不在他身上。」



チョロ松走近摔得狼狽的末子身邊,伸出手想拉起對方,トド松卻無視眼前的人晃著身子站起,一下子跑離這個空間,徒留被路人圍觀的兩個兄長。





在黃昏的浸浴下漫無目標地走著,數不清第幾次撞到了路人的肩膀,即使有熟人叫住他也是充耳不聞,トド松回想和チョロ松相處的過往,明明都是嘴裡嫌棄、甚至多次罵他擼松土氣男什麼的,チョロ松卻只是抿起嘴和他互嗆,從未動手打過自己。


即使是差點被他侵占了……



『沒事吧?』


溫柔伸出手的身影太過溫柔強大,讓他幾乎快站不住腳,Omega不就該被Alpha護在身後嗎?被標記擁有也是很正常的事吧。雙方都答應才行?簡直太愚蠢了。



總是被人保護的末子總算成為了最強大的Alpha,他可以好好保護其他人了才對,為什麼チョロ松兄さん會拒絕自己呢?


トド松捂著發疼的手掌,他不明白,他假裝自己不明白。



因為那不是愛情啊。


誰在說著,心臟被瞬間揪緊,疼得トド松停下了步伐,跳動的左胸劇烈的膨脹發熱,他明明知道自己對チョロ松不是愛情的喜歡,卻依舊想強加施予自以為是的善意,仰賴チョロ松對他的溫柔而恣意妄為。



「トッ──ティ──」


等回過神來已經被十四松抱了滿懷,五男將對方的頭使勁揉入自己髒兮兮的球衣裡,無所謂地開懷大笑,換作是以前的トド松早就一邊嫌髒一邊跳離好幾公尺,此刻的寧靜連十四松都發現了。



「怎麼了?被人欺負了?」


「十四松兄さん……」トド松咬了咬牙,一字一句從齒縫裡說出:「チョロ松兄さん是Omega,還和おそ松兄さん在一起了。」


「喔,是嗎。」


沉默,沉默,直到トド松把人推開大吼前都還是一臉十四松常態的五男,「你就沒有其他反應了嗎?驚恐啊困惑啊或是其他什麼的!」



「好厲害啊──」


「這反應不對吧!」


「那トッティ怎麼想?」



舉高球棒偏頭質問的十四松只是像往常一樣詢問自己的想法,トド松卻一下子懵懂了,他怎麼想,兄弟們之間出了個Omega不是件大事嗎?更何況兩個哥哥在一起了啊!



「這不是很奇怪嗎、兄弟們之間有情愛關係……」


「我也喜歡トッティ啊。」トド松正想翻白眼,五男卻開始扳著手指細數,「おそ松兄さん、カラ松兄さん、チョロ松兄さん和一松兄さん都好喜歡!」


「不是那種喜歡,是成為情侶、隨時都想摟摟抱抱歪膩在一起的那種關係!」


「哦齁──兄さん們要先脫離童貞了──」


「十四松兄さん聽我說!」難得對十四松大吼的弟弟睜著通紅的眼睛瞪視,總是大張的嘴難得地合起,專心聽著唯一的弟弟傾述:「我只是、只是想保護チョロ松兄さん而已啊!」



啊啊,淚水又開始掉落了,自己什麼時候變成了愛哭鬼的。


明明他不是這麼軟弱的傢伙才對,怎麼一遇到兄弟間的事情都是最先失控的人,而唯一能陪自己吐槽大吼的傢伙,也已經不會待在他身邊了。



「兄さん不需要被保護喔,チョロ松兄さん是我們之中是最強大的!」


笑得皺起了鼻翼的十四松和金黃色的夕陽融為一體,全身都像是在散發光芒。トド松一下子就看呆了,眼眶裡的淚水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了下來,嘴角不再有難受的苦澀味。


「所以トッティ什──麼都不需要擔心喔!」


只是這麼簡單的一句話、便能把自己混沌不堪的心徹底洗淨,他總是笑稱對方恍若天使的存在,此刻トド松是真信了。



「我覺得十四松兄さん才是最厲害的吧……」


「誒──真的嗎──」



什麼AlphaBetaOmega都去死吧,與兄弟們相處的畫面歷歷在目,在松野家第二性徵通通都不重要,他只要能守護兄長們的笑容就行了。トド松用手背擦去臉頰上的淚痕,和十四松並肩走在一起。



「回家吧──媽媽說今天有炸雞塊喔──」


「啊啊,說的也是呢。」



夕陽把他們的影子拉得極長,落在街尾成了最美的倒影,星光點點從漸黑的夜幕降臨,一下子流星滑落沒了蹤影。殞落的星辰像是トド松迷茫的心,終於有了真正的歸屬。



tbc.



---

十四松是天使啊啊啊啊(大哭特哭

トド松篇大概就這樣落幕了,後續還有一點,接著是一直都沒有合體出現的六子戲份,我就說到這裡了(๑•̀ω•́)ノ


如果大家還記得這篇都歡迎留下爪印喔。゚ヽ(゚´Д`)ノ゚。


下一章請走  12

评论(27)
热度(155)
© 火火_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