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一カラ&おそチョロ
副推_瓶邪&花邪

有神奇冷CP
小杉x大雄&中川x兩津

歡迎點文和搭訕ww

【おそチョロ】彷彿我曾深愛過的紅│甜點中的愛告白

 

※前陣子的1313fo點文

※來自 @透明杯子 的吸血鬼松,私設有點多,留到後面補充說明:)



世俗對吸血鬼的既定印象,只能在陰暗影子的庇蔭下才能生存,夜晚是他們的獵食時間,伴隨張牙舞爪的蝙蝠到來,在月夜中展開羽翼般的披風朝人們俯衝,用長滿尖牙的大嘴咬上甜美的頸肩。


──事實卻不盡其然。



這個下午十四松和チョロ松到鎮上採買東西,即使他們是吸血鬼,卻不能成天靠吸取血液來過活,替代品無非是葡萄汁、番茄汁(チョロ松覺得這飲品簡直是人間煉獄)或帶血的鮮肉,每個禮拜都有不同的兄弟組合出來採購。



要是穿的一身黑未免太過惹眼,通常チョロ松都是西裝背心系上綠色領結,搭上那副配有金色鍊子的單邊眼鏡,彷彿宮廷裡的優秀管家;而十四松就更隨興了,黃色襯衫隨便紮進吊帶短褲,一副出來郊遊的調皮少爺。



城鎮裡的人們都已經熟識,要是帶了十四松或カラ松還會收到額外的禮物(前者是他的朝氣蓬勃讓店員們覺得像孩子般討喜;後者則是滿口的甜言蜜語滿足了大嬸們的慾望),チョロ松則是想額外採買偶像周邊才會陪同。


身為一個吸血鬼還迷偶像這種事情很可笑?要是敢說出這種話就把你的屁毛燒了喔,チョロ松笑笑如是說。



明明チョロ松交代過十四松要在店門口等他的,揣著新發售的專輯出來後卻不見人影,原本打算待在原地多等一會的,這車水馬龍把自己搞的一身灰,他又是個極愛乾淨的人,選了對面的咖啡廳準備坐著等人。


靠窗的位置剛好能瞧見外頭,チョロ松點了杯洛神花茶倚頭休息,從面無表情的服務生手中接下的熱飲還在冒煙,淡淡的酸香散開,纖細的手指纏過把柄時連帶搖晃了杯裡的紅色液體,上頭漂浮的花瓣像是染了血色,蒼白的臉龐在這片倒映下顯得詭譎神祕。



連飲品都得喝這種帶紅色的才行,真是太可笑了,明明自己最不喜歡的就是紅色,卻是一生永遠無法逃離的宿命之一。



他是個貓舌,花茶卻是煮熱了才能透出它的香氣,チョロ松只敢用唇尖輕點表面,甜甜酸酸的滋味刺激味蕾,只好等放涼了再喝。他趴在木桌上斜睨外頭,人來人往卻始終沒有等待的人出現,痠疲的眼不知不覺就這麼闔了起來。


醒來是被店員喚醒的,剛開始チョロ松還有些懵,忍著微慍正要朝店員瞪眼抱怨,才發現此時已是咖啡廳打烊時間,這才摸了摸鼻頭尷尬走出店門。



外頭的天色早就暗下,街上熱鬧的場景不復存在,月色被濃密的雲給遮蔽,午夜的淒涼是他少見的景象。チョロ松幾乎不曾在這種時候上街,不是他沒嘗試過,而是自身的意識驅使他不能出訪。


──午夜是吸血鬼覓食之時,張著斗篷往下俯衝,貌美的女孩們是他們下手的目標,在一陣尖叫中帶來了無盡的恐懼。



他總戲稱人類的想像力貧乏而無趣,卻也不免承認猜對了五成──他們終將得吸食血液才能生存,不管是被動取得或是主動獵殺。



飢渴的心和胃全都糾纏在一起,他以為自己是理智的,已經不似過去的吸血鬼那般失控,而真正落到午夜卻又重新燃起對血的飢渴。


チョロ松突然害怕起來,哪怕自己又會突然失控咬上某個無辜的路人,如同過去的自己躺在血泊之中,周遭的鮮血散發鮮甜的味道,淚水卻弄糊了自己的眼眉。


一旦深藏的記憶被挖掘出來,那是擁有者的苦痛始源,他的雙膝往堅硬的路面一跪卻連聲吃痛都沒有,比起身體髮膚之痛,心靈的創傷更是讓他徹底失了魂。



每當有了這種想法,チョロ松都會憶起那抹記憶中的紅,那曾影響他全部人生的長男──卻在血泊中救起自己後,消失在兄弟們面前。


一松說他拿自己的生命贖罪,十四松說哥哥出遠門了,カラ松卻難得靜下,只有トド松露出一副了然於心的模樣,說了那傢伙絕對不可能消失。


チョロ松從未表態,內心卻對如他那般的豔紅起了排斥之心,也許是種潛意識裡對自己的責備,或是不願喚醒回憶的膽怯罷了。



要是走來了任何一個人,肯定又會犯下相同的錯誤。清晰的足音卻從後頭傳來,彷彿預告了チョロ松的無期徒刑,一下一下的撞擊失控已久的心。


一雙冰冷的手從他的頸邊環上,熟悉的血味讓チョロ松全身顫抖起來,他想都沒想轉過身緊抱住身後的人,剛巧來人的頸間也是那樣毫無防備的展露,吸血鬼將牙齒擱在上頭,卻始終不肯落下。


這人的手有意無意地撫摸對方的軟髮,像是催促チョロ松趕緊咬下,或者是另一種方式的馴養,他依舊擺著頭堅持不做,生理淚水在眼眶打轉,卻又像平常堅定固執的性格遲遲未落。



「看來已經連我都認不出來了吧……」


血紅的眼滿是心疼,おそ松先放開了人,低頭往自己手臂上的血管一咬,噴在嘴裡滿是腥味,自己的血嚐在嘴裡卻是種排斥,同樣蒼白的大掌端起チョロ松的下顎,低頭便是一吻。



唇齒之間是帶有血緣的鮮血,嚐在飢渴的吸血鬼嘴中卻是格外鮮甜的,凡是被咬與咬人的,只要曾有過一次血液祭養的過程都是一輩子的事情。這也是チョロ松遲遲不肯示弱的原因──他不希望誰與自己締約,即使是真心愛著的人,他也給不起一輩子的承諾。



他們都已經不是第一次了,飽足後的チョロ松總會陷入長時間的昏睡,甦醒後卻是無盡的空白,現在他仍醒著,表示腹裡依舊飢渴,除了鮮血的過渡,還需要更多的供養才行。


チョロ松整個人攀在他身上,軟綿綿的身子散著比平時更熱的溫度,一向冷漠的眼裡只剩慾火的焚燒,他說還要更多更多,求欲的嘴吐露邀約,おそ松將人扛在肩上,漆黑的袍子甩在背脊上,細碎的布料摩擦都成了點燃情慾的催情劑。



他們往漆黑的夜裡前進,誰也不知道終點在哪裡。


這是他們的宿命,沒有結果的愛戀,一輩子都不會知曉的豢養。おそ松深愛這樣的三男,他也同時飢渴對方的一切,當需求成了雙向的補給,這場交易依舊會持續下去。



──儘管他們永遠不會吐露愛戀之心。




end.


---

其實チョロ松沒有咬過人類,只是人類在看到發狂的チョロ松後撞車死亡,被巨響驚醒的他認為是自己害死的

おそ松曾讓失控的チョロ松咬了自己,因為是血親關係,只能終生以他的血與O行為祭養,被吸血鬼族認為是亂倫,於是おそ松選擇離開家族


就是有亂七八糟的設定Orz

希望杯子喜歡。・゚・(つд`゚)・゚・




※題材來自飄飄的手作起司塔,只能看不能吃嗚嗚嗚嗚只好寫文(大哭

※甜點新手師傅おそ松x喜歡甜食的客人チョロ松



チョロ松小心翼翼撥開外層的紙模往嘴邊一湊,燙熱的口感讓他瞇起了眼,卻依舊耐不下性子顫顫咬上。這上頭的起司烤得酥脆,餅皮帶點甜味卻不會膩,著實美味。


「烤得不錯吧,這可是我的得意之作喔!」


「……還行吧。」


儘管口上這麼說,嘴裡卻停不下來,瞇細的眼裡滿溢幸福神情。おそ松就這麼看著,總是繃緊眉宇的人總在吃下他做的甜食後露出這種可愛表情,讓他又深深愛上了自己的職業。


能讓吃的人這麼幸福,也是做料理人的慰藉之一。何況眼前的人是他追求已久的真愛,就算不停嘗試失敗,終究想到他的笑容又有了繼續的動力。



チョロ松推了推眼鏡,裝模作樣的哼哼兩聲,「……要是吃不完我可以幫你解決。」


絲毫不知道自己頰邊黏著餅皮屑,甜點師傅探身從容捻起,指腹還無意擦過他的唇畔,看似從容而不經意,左胸的心臟卻狂跳不止。


チョロ松看著他舔舐了自己落下的餅屑,臉蛋一下子變得通紅,明明用講的就行了偏要自己動手,雖然他的手藝確實不錯,這種親暱的舉止卻令人尷尬又害臊。



「那就拜託你啦,實驗品先生。」


「嗯。」


偶爾吃吃他的料理,就算被吃點豆腐也無所謂了,チョロ松只能變相催眠自己,內心是厭惡還是喜悅連他自己都拿捏不定。



end.


---

其實我很喜歡寫美食文,因為是個吃貨

朋友說我的風格變了,我也覺得,據友人表示似乎變成言情小說風,不知道是喜是憂


還文之路還有十篇_(:3 」∠ )_裡頭有四篇都是mafia該如何是好(大笑

只好湊成一大篇合發了レ(゚∀゚;)ヘ ヘ( ゚∀゚;)ノ


提前祝大家中秋佳節快樂(*´∀`)~♥

沒意外的話連假期間還會陸續更文,歡迎大家聊天///

评论(17)
热度(100)
© 火火_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