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一カラ&おそチョロ
副推_瓶邪&花邪

有神奇冷CP
小杉x大雄&中川x兩津

歡迎點文和搭訕ww

【おそチョロ】中秋│相愛就像照鏡子

 

※oscr深夜60分投稿

※都是短文,渣,邏輯沒有,慎入_(:3 」∠ )_



#關鍵字:中秋



今年中秋天氣不怎麼好,上午還飄著小雨,好不容易到了午後總算放晴,平常チョロ松總喜歡待在室內,這次卻率先提議晚上出去散步,おそ松先是有些驚訝,卻在他看不到的身後微微一笑,應了聲好。



他們牽著手走在樹林間,蛙鳴鳥啼此起彼落,風聲拂過樹梢發出沙沙聲響,像是情人在耳邊的低喃,チョロ松的體溫偏低,兩人緊握的雙手卻微微發燙。



「啊,月亮出來了。」


「今天是中秋呢。」


チョロ松的目光移到上空,偏淺的眼閃著點點晶光,長長的睫毛在蒼白的臉上落了陰影,月光將他的臉綴得更加陰柔,美得像首唐代的詩句,將心境與情意刻劃得淋漓盡致。



おそ松將手握得更緊,「今年月亮還不夠看,聽說在熱海那有個觀景台,咱們明年去那裏玩。」



對方沒有立刻回話,只是鬆開了牽著的手向後一退,背對著淺淺淡淡的月光朝他微微一笑,眼睛的焦距卻始終無法與おそ松對上。


「今晚的月色真美。」チョロ松說,張開手臂像是要擁抱世界,又像是張開羽翼將要飛起。


「是啊。」



明明這麼美,你卻看不到。


おそ松覺得自己的眼眶特別熱,趁對方不注意時偷偷用手背擦去,他不再說話,卻只是輕步走過おそ松身邊抬手擦去對方的淚。他說只要我想,我就能看見。


おそ松摸上チョロ松的掌,遞到嘴邊將指尖一根根含入嘴中,濕濕黏黏還帶點鹹味,明明像是情人調情的親暱,不知怎的他們都已經習慣。



他有雙能看見萬物的明目,卻是個說不出真心話的懦弱者;給不起承諾的失明之人,卻比誰都能清晰窺視藏在心中的真實。



過了好久,又是相同的中秋之夜,おそ松獨自走在相似的樹林間,抬首仰望那輪明亮的月。想起了弟弟背對月光說出的話語,終於得知那是對他的迂迴告白。



──可惜都已太遲。




end.

---

只是想寫個失明的チョロ松和溫柔陪伴的おそ松

結局是好是壞自由發揮hhhh




#關鍵字:相愛就像照鏡子



這鏡子說來奇怪,從チョロ松小時候就存在房間裡頭,高達兩尺的立身鏡,外框用銅紅浮雕加以裝飾,鏡面佈上一層灰,像是從未使用過似的。


上中學後チョロ松想這麼好的一面鏡子怎麼不拿來用,於是向母親要了幾塊沾濕的布,白皙纖瘦的腿踏在搖晃的椅面上,哼著不成調的曲子站在木椅上仔細擦拭。


「哎呀哎呀,是哪個傢伙把我喚醒了?」



他以為誰從房間進來,正想轉頭訓斥未敲門的無禮行為,這腳尖一沒踮好就失了平衡,砰的巨響整個人摔在地板上,滿是灰塵的布剛好迎面蓋上他的臉,チョロ松連連呸了幾口。


「哈哈哈、你這傢伙也太笨了吧,不過看在你幫我的份上就不笑你了。」



門口沒人,窗戶也是鎖上的,只剩下眼前的鏡子了。不看還好,這一瞅簡直讓チョロ松倒抽了口氣,模糊間有了一道人影,裏頭是個年齡和自己相仿的孩子。


一頭棕髮還翹了兩根毛,眼珠帶水閃著點點晶光,嘴邊噙著得逞的笑容,一身體面的貴族服飾,儼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樣,原本還覺得這傢伙氣質非凡,這左手小指卻塞在鼻孔裡摳弄,特別破壞形象。



重點是,他們有著相似的面容。



「你、你是誰?你怎麼會在鏡子裡?該不會是什麼妖孽吧……」


「哎呀小少爺、該不會是電視劇看太多,連腦子都不好使了吧?」滿臉嘲諷笑,鏡子的人嘖嘖好幾聲,接著伸出手掌貼在鏡面。「自己試試就知道了?」



試?試什麼?


那傢伙就這樣把手掌貼在鏡面,一副看你敢不敢的囂張臉,原本他還有點怕,看到那張欠揍的臉沒來由的上火,像是賭氣似的模仿起他的動作。



這一貼不得了,明明該是冰冷的鏡面卻傳來暖意,像是直接手貼手似的,他有股錯覺,彷彿再靠近一些對方就會穿透這扇鏡子來到面前,抬手對他說聲嗨。



「還說我是妖怪嗎?」


「那你到底是……」


「嘛,也許被當作妖怪還比較輕鬆些呢。」


很多時候他再次回想這個畫面,都會後悔當初怎麼只是傻愣,沒能上去給對方一個擁抱。





只要チョロ松待在房間的時候,鏡子裡的傢伙一定也在,他說他叫おそ松,卻遲遲不肯透漏自己的來歷,只簡單說忘了就帶過這話題。


只要チョロ松結束整天的課業就會窩回自己的房和おそ松閒聊,通常都是他說自己的事情,おそ松負責聽,得不到什麼有用的解答卻能讓心情舒坦下來,儘管被對方氣瘋的機率更高一些。



「待在鏡子裡會無聊嗎?」


「待在外頭世界就有趣嗎?」


被自己拋出的話反問,チョロ松還真的耐下性子想了想,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才擺了擺手:「不一定,但是和你說話卻是最有趣的。」


「沒想到チョロ松這麼誠實……我都被嚇到了……」


「滾!」



隨著チョロ松的年齡增長,鏡裡的人也隨之長大,面容體態也愈發相像,彷彿他們就是一體。


有一次チョロ松和家人吵起來了,躲進房間反鎖說什麼都不肯出來,靠在鏡面旁暗自哭泣,出現在鏡中的おそ松沒了平常的屁話和挑逗,只是靜靜站在他身後,チョロ松知道他一直都在,這點讓他的內心特別寧靜。


「你怎麼不問我發生什麼事情。」


「既然你不想說,我也不會特地找抽,要是連你都不理我了該怎麼辦。」


チョロ松第一次知道おそ松也是個怕寂寞的傢伙,正想揶揄幾句卻又被接下來的話給堵個正著。



他說:「如果這樣,你身邊還有誰能依靠呢?」


「……別太自以為是了,你只是個鏡中幻影罷了。」


明明說出口的話這麼傷人,おそ松卻笑得沒心沒肺,他說那就好,至少你身邊還有人陪伴。講這話時他的表情依舊平靜,眼裡的情緒チョロ松讀不出來,卻讓他沒來由得難受。



明明我也能一直待在你身邊。

這種好聽話連チョロ松都不敢說出口,只怕自己给不起承諾,又何必給人期待呢?


おそ松平常都是一副無所謂的模樣,幾乎沒看過對方失落的樣子,チョロ松卻隱隱覺得他是個害怕寂寞的人。就是因為寂寞,才會選擇出現在自己身邊也說不定。




故事總有個結局,不論好壞都得迎接尾聲。


「你到底是誰?」



他說他確實曾經忘過,只是再見チョロ松時憶起了自己的存在。


「我就是你,如同你等於我。當你終於學會愛自己的那一刻起,我就會消失。」


「如果這就是你消失的理由、那我寧可不要愛!」


チョロ松的額頭貼在鏡面上,晶亮的淚水花了他的臉,也模糊了鏡面,おそ松踮起腳輕吻上他的額,像是真有那麼一吻落在了他的身體,又像是刻畫在他的心中。



「當你終於學會愛自己,就如同愛上了我,聽起來挺肉麻的吧?」


「笨蛋……」


「當你覺得難過,我也會感到難過;當你快樂,我也會被你感染愉悅的情緒;當你喜歡上了別人……」おそ松停住了話,低喃在嘴邊:「我卻只會喜歡你。」



「那我到底該怎麼做!我到底該愛誰!如果不管怎麼樣你都會消失的話……」


「我想你已經有正確答案了。」


鏡中的幻影變得愈發模糊,自信的笑容依舊蕩漾在他的臉上,他們直到分離前的那刻仍舊無法碰觸,只能看著おそ松化作紅色的光消失在裏頭。



「結果我還是……」無可救藥的愛上了你。



而這無果的戀情,依舊只能相愛在鏡中。




end.


---

半夜產文,特別沒邏輯(ry

祝oscr深夜60分群多多產糧~~~請大家多多為速度松增糧(大哭


我又是深夜發文orz

也許明天會再更新(???



评论(9)
热度(69)
© 火火_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