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一カラ&おそチョロ
副推_瓶邪&花邪

有神奇冷CP
小杉x大雄&中川x兩津

歡迎點文和搭訕ww

【おそチョロ】不只是兄弟_14 (ABO設定)

 

※ABO世界觀,有含私人設定,おそAチョロO的設定,

※完結倒數,看親友們一個個脫坑開車的心都給消了,但我在坑底的一天就會把連載寫完!必須的!

親情倫理劇有,傻白甜中間帶了刀,應該還算不錯吧( *`ω´)


前章請走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晚上松代特地把おそ松叫到房間,還把其他一臉想看戲的兄弟趕回去,チョロ松特別緊張,儘管下午剛和兄弟們說了他和おそ松的事情,卻沒想到父母這邊的處理方式。


「喂、該不會我們的事情……」


「別擔心チョロ松,我會保護你的。」



這要是放在連續劇裡是情話,放在おそ松的嘴邊是欠抽,要是平常チョロ松肯定會巴對方的頭,大喊你這沒皮沒臉的還要不要羞恥心,放在這種緊張的情緒裡,或許就像強顏歡笑的堅強。


「……不需要你保護。」


微涼的指尖執起Alpha的手,像是撐起了對方的心弦,平撫一顆躁亂的心。



「我們一起面對,可別小看你的Omega,他可沒那麼脆弱。」


「啊啊,說的也是。」


這眼波流轉愛意四射,信息素也噴得亂七八糟,牽著的手像是隨時要摸上對方的胸膛了,突然被推倒好像也挺情有可原。


光是トド松和一松的顏藝早就抵擋不了兩人的閃光,同為Alpha的末弟更是各種痛苦,放閃可以但別在一個單身又是處的Alpha面前好嗎?連平時滿口痛話的カラ松也是含著一口老血尷尬不已。


「這是要セクロス了嗎──」


一語點醒了臉要湊上去的兩人,害臊的チョロ松硬是要在長男臉上印一記鐵拳,絲毫沒有手軟。



他就這樣腫著王八臉去找松代,她沒發現自己兒子的窘樣也是讓おそ松各種心情複雜。


「おそ松,你是咱們家的長男,又是個Alpha,不一定要找Omega也行。」


眼鏡的閃光看不清她的眼神,おそ松卻是聽得心頭一驚,難不成還真給發現了?這是要先斬後奏、進而斷開關係的第一步嗎?他看了好幾年的連戲劇都是這樣演的。



「媽,你先聽我說……」


「沒什麼好商量的,我說了算。」看兒子的表情變得難看,她才溫和一笑:「別用那種臉看我,媽也是為你好,想幫你找個好女孩生幾個可愛的孩子罷了,反正你還單身不是嗎?」



這話聽起來不像是知道他和チョロ松的事情,卻是另有蹊翹。


松代拿出手邊的朱紅冊子,上頭還印了燙金華麗字體,這東西讓おそ松有些懵懂,翻開是張女孩相片,挽起的包頭和淡妝凸顯她的氣質,Alpha在照片與松代的臉之間來回逡巡。


「相親的事情我和你爸都幫你準備好了,她雖然是Beta,但是個性好又有禮貌,爸媽也不會反對的。見個面認識一下,感覺不錯就把這孩子當作未來的結婚對象吧。」


「……媽,我不會去的。」


以前おそ松看連續劇都會吐槽相本裡的女孩比主角好看多了,這男主角也是傻了,就喜歡身邊嗆麻火辣的小花椒,不愛香郁芬芳的紅玫瑰。


霎那間他明白男主角的心,即使外頭的人再怎麼好也比不上手心裡的命定之人,即使她的笑容再怎麼甜美也入不了自己的內心,一個白眼都是滿腔的甜蜜。



「難不成你有對象了?」


「是。」


這也許是個好時機,卻也讓おそ松流滿了手汗,掌心來回擦拭褲管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松代當然察覺兒子的異樣,把冊子合起來輕聲說:「說不出口嗎?難不成是個Alpha女孩?還是Omega男孩?媽對生理性別不在意的,只要是你喜歡的人、又能讓我們抱抱孫子就行了。」


這句話像是一劑強心針,張口的勇氣瞬間倍增,他認為松代是開明的,既然她是這麼無條件信任自己的,他們總有一天也都得坦白。



「我和チョロ松在一起了。」





一屋子的兄弟氣定神閒的模樣,除了チョロ松左走右拐一刻也閒不下來,原本他想待在外頭偷聽的,這舉動又像是不信任おそ松似的。


「チョロ松兄さん,別老在那邊渡步,看得都煩起來了。」


「很像急診室外等待老婆生孕的新手爸爸。」


「一群看好戲的傢伙給我閉嘴。」


一群兄弟暗暗發笑,還沒等這個兇殘的Omega一鎮暴打前おそ松拉開門走出來,不及チョロ松詢問就先執起對方的手:「你信任我吧?」


「啊?沒頭沒尾地突然問這個幹嘛……」


「回答我。」


這眼波裡帶了多少複雜的情緒チョロ松說不清楚,瞪向Alpha一副沒好氣的口吻:「至少現在是。如果將來你幹了什麼壞事我可不敢保證。」


「那就好,現在和我進來。」


「難不成……」


おそ松頓了頓,交握的手捏得更緊了些,他的手溫比平常還冷,明明是緊密的相靠卻又脆弱。「嗯,都和她說了。」



Omega反而沒什麼太大反應,彷彿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剛才還一副無法鎮定的樣子,這會兒卻是捏了捏他的掌心,輕輕頷首。


「進去吧,也該是時候和母親說了。」



他們看著兩人走進房間,拉門輕輕扣上的瞬間爭先恐後地擠到門邊偷聽,十四松還從褲檔裡掏出玻璃杯,放在門上一隻耳朵湊在杯底聽,他們說十四松太聰明,又分別向他要了杯子,只有トド松正經吐槽這是什麼噁心的異次元空間。


「可憐的Brothers啊,迎向甜美愛情前總會遇到阻礙,就像鮮嫩的玫瑰摘取前會被花莖刺傷一樣……」


「人渣相愛就算了、還是有血緣關係的兄弟,就像不可燃垃圾拿去焚燒一樣呢。」


「如果吵架了大家就是打棒球和好吧!」


「應該不會鬧出家庭革命吧……」


儘管嘴上嘮叨,他們還是不希望鬧出什麼大事情,也不是抱持兩人能幸福美滿這種聖潔想法,單純希望父母不會因為這種事情又要舉辦麻煩的扶養選拔大賽。


他們還想繼續當尼特族啊、おそ松(兄さん)和チョロ松(兄さん)你們得雄起啊──





チョロ松是個容易緊張就亂說話的傢伙,以前在にゃーちゃん的握手會就和おそ松滔滔不絕嗆了一堆垃圾話,現在想起來可真是黑歷史。


但在家庭面前,他自認為是六子裡唯一的正常人,如果好好談一談指不定還有轉圜餘地。至少他知道六個尼特成天耍廢不找工作,父母親還是愛自己兒子的。


「チョロ松,你哥說的都是真的嗎?關於你們在一起的這件事。」


「……是,我和おそ松兄さん、都是真的。」



松代的臉閃過動搖,蒼白的唇被染得更無血色,打從他們牽著手走進房裡她就有不好的預感,右眼皮一直跳動沒能停下,她拿下了眼鏡擱在桌邊,把チョロ松給喚到眼前。


「還記得我說的話嗎?」


「……找個喜歡的Alpha,讓自己過上幸福的人生。」


チョロ松怎麼可能忘記,在他剛顯露第二性徵的那晚,松代用語重心長的口吻對他說。還記得母親擦拭眼角的淚水說生下孩子的美好,說希望身為Omega的自己能快樂,生幾個健康圓胖的孩子度過餘生。


而他依舊說不出應諾的話,曾經的チョロ松說不出喜歡他的Alpha兄長,如今おそ松卻是牽著自己的手與松代坦承。這大概就是一種成長,一種他渴望的勇氣。



「我說過『如果是你的決定,我會給予尊重』,但是媽媽我還是有點自私呢。」她的眼神一凜,說出的話帶了尖銳與冰冷:「兄弟相愛可不在這個範疇裡。」



「為什麼、媽妳又懂什麼──」


清脆響亮的巴掌響在おそ松耳邊,還未說完的話被哽在嘴邊,他震驚到無法說話,因為這聲清亮不是打在自己身上,而是身旁的チョロ松。


「一個沒能保護好自己的Omega,又想和我談什麼?」



臉頰很熱、很燙,松代眼眶裡的濕熱卻更是最讓他疼痛的,チョロ松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做什麼反應才好,曾經以為堅強的後盾,此刻只是備受折磨的母親罷了。


剎那間おそ松的信息素開始變得暴戾張狂,只要伴侶一旦受到欺侮,最先失控的總是無法遏止怒氣的Alpha。



「……這不公平!很奇怪啊!兄弟相愛又怎麼了?難不成讓你們蒙羞了?」


「おそ松兄さん,別說了。」


「對,我們就是人渣敗類,明明有血緣關係卻還是相愛了,這種愛情在你們自認為的正常世界裡大概很噁心吧,生了這樣的孩子我也為你們感到悲哀。」



チョロ松沒能阻止他的狂語,因為在松代有所反應前就被Alpha給拉出房門,擠在門邊的兄弟都一臉錯愕,伸手想要阻止卻只能傻站著被紊亂的信息素攻擊,眼睜睜看著兩人衝出家門。


Alpha的手指不再冰冷顫抖,像是碰觸溫熱的燈芯焦慮而熱切。Omega只能看著對方的背影,耳邊不停縈繞おそ松曾對他說的那句『別擔心チョロ松,我會保護你的。』



tbc.


---

私奔要去賓館啪啪啪呢、還是馬上迎來end皆大歡喜呢

就看親們的評論了(*^-^*)


要是求肉求打卡上車短短的也好,當然長評更好,想和大家聊聊這篇abo啊,一隻特別愛討拍的火哥(´▽`)


謝謝大家看到這裡~~~

评论(40)
热度(127)
© 火火_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