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一カラ&おそチョロ
副推_瓶邪&花邪

有神奇冷CP
小杉x大雄&中川x兩津

歡迎點文和搭訕ww

【おそチョロ】喜歡,因為你是你

 ※來自 @软壳生物 的點文,樂團paro

六子生日快樂/////



他其實從沒動過玩樂團的念頭。


一切都是氣氛使然的,チョロ松想,每次起頭的都是三分鐘熱度的おそ松,從小到大都是這樣,一群無聊的兄弟們便跟著隨之起舞,完全沒想過要反駁。


當年的チョロ松也只是人云亦云的傢伙,對おそ松的話特別沒有抵抗力,現在想想也是滿可笑的。



待在夜深的公園鞦韆上,嘎嘰作響的金屬摩擦聲在寧靜的夜裡特別刺耳,揹著吉他包肩帶的左肩有點痠,チョロ松扭了扭脖子,聽著骨頭發出相似的難聽聲音,肩頸也沒更舒服。


Jade在表演時逃了出來,理由連他自己都不清楚,會許是某個音節,某句台詞,總之某種突如其來的煩躁包裹了自己全身,他受不了就逃跑了。



他們這麼做到底有什麼意義?


就和每晚和OSO做.愛一樣,明明都是男人,有些事情正逐漸崩壞,卻沒人願意站出來甩幾個巴掌大喊:清醒一點,這件事完全沒有意義。


喧鬧歡騰的樂團也是,一個個都帶著可笑的假髮,很多彈奏明明都錯了,主唱的聲音也難聽的要死,究竟沉迷在其中的是有病的他們?還是同樣病了的其他觀眾?



チョロ松煩躁地抓亂了自己的假髮,他不想承認自己喜歡OSO(潛意識裡也提醒自己,他們做愛,他們宣洩慾望,他們很平常)也不願聯想OSO和おそ松其實就是同樣的人。


一切都是氣氛使然的,Jade想,每次起頭的都是三分鐘熱度的OSO,從組成樂團到現在都是這樣,兩個無聊的人渣配在一起,完全沒想過要離開。


那他自己又在期待什麼?



逃出來的時候有人抓住自己的手腕說別走嗎?太可笑了。


他抹了抹眼角的淚水,假髮早被扯的掉在耳旁,聳拉著特別可笑的角度,抽抽答答的眼淚濕了身上的浮誇服裝,暗色的背袋裡逐漸染得更深。


「Jade。」


閉嘴,別用這種名字喊我。


「Jade,你喜歡我吧?」


是又怎樣,反正全都是Jade的錯,都怪他愛上了OSO。


「那我再告訴你一件事情。」


我不想聽。


「おそ松喜歡Jade,還有他的弟弟チョロ松。」


「……什麼?」


被人抱在懷裡的感覺很好,明明渾身上下都是薰人的汗臭,明明自己有潔癖的,這一刻裡什麼都不重要了。




他們在深夜裡的公園擁抱,即使他沒能在當初留下自己,卻在靜謐的空間裡獨自說了表白。


其實他只是個膽小鬼吧,才故意用新的關係套住彼此,試著說服自己不是深愛著兄弟關係的他,而是沒有血緣的Jade罷了。



他其實從沒動過玩樂團的念頭。


おそ松只是想告訴對方、他很愛很愛他,在這份新的關係裡,他們試著當彼此的陌生人,要是最後依舊愛上了,承認也沒關係。


他其實只是想和チョロ松永遠在一起。



END



---

兩個相互欺騙自己的人

最後還是愛了


有點意識流的寫法,希望大家能看的懂wwwww


也就是說,おそ松和チョロ松創造了新的角色「OSO」和「Jade」,膽小的おそ松暗自在心裡告訴自己要是依舊愛上了,就和チョロ松表白。而チョロ松自始自終知道不管是哪種おそ松,都會喜歡上的。


大概是這種莫名其妙的雙向暗戀


祝六子生日快樂/////


评论(12)
热度(67)
© 火火_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