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一カラ&おそチョロ
副推_瓶邪&花邪

有神奇冷CP
小杉x大雄&中川x兩津

歡迎點文和搭訕ww

【一カラ】再見,隔日

 

※來自  @Guilt  的點文,神父修女paro

好久不見的色松,最後一篇點文,大家有緣再見



──每次都從有你的夢裡驚醒。

──才突然發現,你對我其實很重要。



今天的禱告依舊冗長,多半參雜了カラ松的痛話和無意義的詞彙,本來一松聽著就要睡著了,要不是瞅著他那身寬鬆的禁慾長袍,他大概克制不了自己上台狠打對方一頓的心情。


銀色的十字架掛在他的身上,細線纏著那偏細的白皙脖頸,一松皺了眉頭,下次該提醒他纏著圍巾才對,露出來太礙眼了,會讓人忍不住想咬上。


每一句輕喃的禱告,要是忽略實質內容,其實一松還挺喜歡聽他的聲音,低沉又帶了磁性,彷彿一點一粒的細沙流過自己的全身上下,搔的他全身起熱,要是能從對方口中聽到放縱的吟叫又會怎麼樣呢,一松輕輕笑了。



在夢裡,カラ松以不同方式死在自己面前,食物中毒,被信徒砍死,燒死,溺斃,每一次都像是意外,一場場無法挽回的事故。


一松從一開始的冷眼旁觀到後來的無助徬徨,他脫離不了這種輪迴,只能每天迎接相同的早晨,カラ松穿著一身神父裝和他說早,遞出了麵包和水和自己共用早餐。


為了迴避這場輪迴,他不再拒絕對方的好意,甚至穿起了修女服(不是他有女裝的癖好,而是這間破教堂只剩下這件衣服)和他一起禱告,他試著和信徒搏鬥,將可燃的東西全都收起來,也避免對方靠近水池邊,每一個舉動都是為了避免自己又重新輪迴。



「一松,你人真好。」


這次輪迴的第五次,カラ松對自己說出新的話。


他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只能轉身冷漠對待:「不是為了你,別自戀了。」


「我知道。」


他怎麼可能知道?真是可笑。


自己只不過是想逃脫這場輪迴罷了,可不是為了誰才這麼做。


「像你這種人死一死算了。」


到底為什麼要說出這種殘忍的話,一松自己也不知道。


「一松是這麼想的嗎?」


我是怎麼想的?


「是又怎樣。」


閉嘴カラ松,你真的很礙事。


「我知道了。」


你又知道什麼了?


腥甜的血味瀰漫在他的四周,撲通一聲,有東西落在地板上了,一松轉身,看到的是自己從未料到的結局──渾身染血的人倒臥在地板,漫血的傷痕如同劃在他的心臟,痛的他幾乎無法開口。


你明明什麼也不知道。



輪迴停在最後一次。


一松穿著修女服坐在教堂裡,什麼人也沒有,寂寞的像是被全世界都拋棄了,而真正救贖的人也離你而去。他想這場輪迴肯定是為了懲罰自己的,才會一次次讓他面臨カラ松的死亡。


他的臉頰和身體都很熱,是淚水嗎?還是悔恨和痛苦?


不是,當然不是。


是悲憫自己逝去的愛情,還有什麼都做不了的無助,反正眼淚染不開他的衣袍,沒人知道他曾經在教堂裡哭著思念誰。


沒人知道他其實想拯救的,是自己可悲的愛戀。



──下一次從有你的夢裡驚醒。

──我想說,一直一直都很喜歡你。




END


---

色松是帶我入松坑的第一個cp

愛他們

也愛每個仍在坑裡的你們


评论
热度(44)
  1. Guilt火火_九本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被翻牌了qqqqq大感谢qqqqq一次又一次的轮回却无法拯救你TwT好吃qqqq
© 火火_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